快捷搜索:  as

而且是要在瞒过李林的前提下依旧是想不到好主

淡一笑,心下暗暗点头,玉不琢不成器,叫他受些挫倒也不失是件好事,不过……周瑜明白吕蒙的心思,这个诸葛亮,确实要打压打压一下!
 
    周瑜面上假装歉意对诸葛亮道:“素闻孔明乃经天纬地之才,不想辩才亦是如此,不过,借刀杀人之事,孔明却是误会了,是瑜见辽军势大,虚实不明,是故不敢造次。屯兵三江口,同时劝我主屯兵鄂郡武昌,莫不是孔明对瑜有些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不敢不敢,亮失言,望都督不怪见周瑜全然将此事揽下。诸葛亮也毫无办法,他虽有些恨江东滞后不前,故意叫自己主公麾下仅有的些许兵马去试探辽军兵力虚实,却因其中种种,无法言及,免的触怒了周瑜,叫孙、刘两家联手。成一纸空话…………”正在诸葛亮暗忖如何说服周瑜对辽军用兵时,忽然帐外传来一声呼唤。随即便有一人走入。
 
    “公谨,公瑾……”嘴里喊着周瑜表字,鲁肃急步,一见帐内众人,面上为之一愣。
 
    鲁子敬?他不是在江夏么?诸葛亮脑海中闪过种种,抢在周瑜说话之前开口说道:“子敬。别来无恙啊,唔?看子敬风尘仆仆,不会是从江夏急赶而来吧?”
 
    “额?”这个素来诚实仁厚的鲁肃,被诸葛亮说得有些哑然。望了一眼周瑜,颇有顾忌地点点头。讷讷说道:“确实,确实从江夏而来!”
 
    仿佛明白了什么,诸葛亮起身拱手说道:“观子敬神情,想来是吴侯有要事传于大都督,亮身为外人。还是暂且告罪!”
 
    诸葛亮这么一说,鲁肃顿时有些不好意思,摆摆手急忙说道:“不必不必,你我两家既然联手抗辽。又哪里可说是外人!”说着,他对周瑜拱拱手,凝神说道:“都督。主公欲与李林决一死战,叫都督定下日期,他要从旁策应!”阵团叉亡。
 
    “唉!子敬实在是太过老实仁厚了!”不动声色瞥了一眼诸葛亮,周瑜无奈地暗暗摇头,随即抬手微笑说道:“此事我知了,我亦欲与李林一战,子敬一路远来辛苦,稍稍歇息一下,我等商议商议如何破辽。来人,上茶!”
 
    “多谢都督!”鲁肃拱拱手拜谢。随即对陆逊、吕蒙点头微微一笑。作为礼数,随后入座,却望见诸葛亮对自己善意一笑,心下有些不明所以。
 
    除周瑜之外,鲁肃是当局者迷。吕蒙是旁观者同样迷,而陆逊却是看得明明白白,在一旁自顾自的闭目养神。
 
    取出近期的战报,周瑜简略念了一遍,随取对帐内众人说道:“近日战况便是如此,若是此战再拖下去。恐怕越发对我等不利,诸位意下如何?”
 
    “恩!”老实人鲁肃点点头。低头凝声说道:“如此的话,李林是打算以战练兵长此以实对我军不利。却不知辽军粮草是否足备?倘若不足的话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鲁肃话虽不曾说全,然而帐内众人乃是何等人物?俱是闻弦而知雅意之士。见周瑜望了自己一眼,诸葛亮当即会意,正容说道:“据刘琦公子言。李林得荆州数年屯粮军饷,支撑至今年年末,怕是也不在话下,再者,如今辽军尽得江北诸郡,倘若粮草军饷不足,李林亦可从兖州,徐州、豫州,三州征集粮饷,要等李林粮尽退兵,恐怕不易!”
 
    “这……”鲁肃听罢面上一黯。微叹说道:“如此,唯有力战了,只不过李林兵马众多,若非一战而定,否则,实难败他!”
 
    “子敬所言极是!”接上鲁肃话语,周瑜正色说道:“是故,这几日瑜时常苦思,有何良策,可以叫李林投入麾下所有兵马,我等一战而定!”
 
    “嘿!”哂笑一声,陆逊说道:“李林麾下大多是北地兵马,所谓南船北马,那些北方佬若是上了船,恐怕江面稍稍起些风浪。他麾下三十万大军,恐怕便作了那江中鱼蟹果腹之食,你道李林当真如此无智耶?”
 
    “关键就在这里!”周瑜用手指敲了敲面前桌案,正色说道:“有何良策,可以叫李林毫无顾忌地投入全部兵马!”
 
    “说得轻巧!”吕蒙摇了摇头,低头深思着,鲁肃、诸葛亮亦是低头沉思不语。
 
    整整商议了数个时辰,至到日落西山,众人还是未能想出个头绪来,叫麾下士卒安排诸葛亮、鲁肃住处事宜,周瑜独自一人,仍在帐内接着在思考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都督!”随着一声轻唤,周瑜一名亲卫端着饭菜走入帐中,低声说道:“都督,用饭了!”细细一看,作为一军统帅,江东水军大都督,周瑜的饭食,亦不过是几块熟肉几个面饼子罢了。
 
    周瑜掌军,向来是严队律己宽以待人。每日三餐,与一般士卒类似。不曾有半点特殊,有些时候。若是军中缺粮,周瑜的饭食,还不如一般士卒,这也是全军上下,敬重周瑜周大都督的原因所在。
 
    “嗯!”周瑜点点头,待那亲卫将饭菜放到案上,望着那菜碗中的菜肉,皱眉说道:“我不是说过。先叫麾下将士用饭么?”
 
    那名亲卫犹豫一下,低声说道:“将士已经用过了,这……这是剩下的!”
 
    周瑜皱皱眉,望了一眼菜碗。直直望着那名亲卫说道,“当真?”
 
    只见那名亲卫低了低头,叩地说道:“属下该死,属下以为,都督身为统帅,理当先且用饭。众将士不明就里,又哪里会剩下什么,叫都督每日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好了,起来吧!”起身走上前去。拉起那名亲卫,周瑜微笑说道:“我为统帅,运筹帷幄。亦不及将士用命,奋力杀敌,你好意我领了!”
 
    士兵一听,有些紧张道“都督!”
 
    周瑜面带笑意,摆摆手,道“让我说完,你好意我领了,嗯……仅此一次,下不为例!”
 
    见周瑜那么一说,那名亲卫面上露出几分喜色,欣喜说道:“都督不知,这肉今日方才运至的,属下好不容易!”说着说着,他见周瑜怪异地望了自己一眼,自觉失言,讪讪一笑。肉啊!就算是李林的军中也不一定整日吃得起这些,若不是说服了那些世家。恐怕军中粮草犹是不及。何来如此奢侈之物。
 
    正夹了一块肉看着,见自己亲卫失言,周瑜苦笑着摇摇头,忽然眼睛撇到那亲卫怀中一物,笑着说道:“我看你亦不曾用饭吧,不若一道?”
 
    “不了不了!”那亲卫连连摇头。从怀中取出一物说道:“属下也已领了!”
 
    望了望饭碗,周瑜显然不难明白其中究竟,摇摇头正要说些什么,忽然望见亲卫手中之物,面色一变,眼神一凝。与周瑜碗中的面饼一样,只不过嘛,这亲卫却是将他用筷子串了起来……
 
    那亲卫不明就里,扰扰头讪笑说道:“叫都督见笑了,属下这是方便携带!”话还未说完,却见周瑜伸出取过,口中凝声说道:“与我一观!”
 
    “哦!”那亲卫讷讷地点点头。
 
    凝神望着那几个用筷子穿在一处的面饼良久,周瑜脸上渐渐露出几分笑意,喃喃说道:“好!好!”
 
    看着周瑜这般模样,亲卫一头雾水。转身重重拍拍那名亲卫肩膀。周瑜大喜说道:“做得好!”
 
    “啊?”在那亲卫惊愕的眼神中,周瑜握着那串面饼,大步走向帐外幕外大声喊,“速速传蒋钦、凌操两位将军前来见我!算了,我亲自去!”
 
    似乎这才回过神来。那名亲卫急急追上帐门口,大声喊道:“都督。用……用饭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给你了!”急急走向远处的周瑜扬了扬手中面饼,大笑说道:“我就吃这个!”
 
    “啊?”
 
    而与此同时,诸葛亮却在周瑜营中一处帐篷之内,久久难眠,周公谨说的不错,李林坐拥北方。兵多将广,若不能一战而定,尽诛四十万辽军,便无法解孙、刘之危,有何办法,可以叫李林毫无顾忌投入所有兵力呢?而且是要在瞒过李林的前提下,想来想去依旧是想不到好主意,忽然帐外走入一名江东兵,抱拳恭敬说道:“先生,营外有一人说是先生故友。我等不明虚实,恐是辽军细作,还请先生出去看一下!”
 
    “那人叫什么?”诸葛亮微笑问道。
 
    士兵想了想道:“好似是叫……叫什么……廖立!”
 
    “廖立……公渊!”眼睛一亮。诸募亮面露喜色说道:“他乃我旧日至交,还劳小哥将他放入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