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 妙策正与木易正在坊里司仪的指引下进行最后一

妙策正与木易正在坊里司仪的指引下进行最后一

吉祥的泪一颗一颗地落下去,打湿了地上的竹叶。 妙策房中,一家三口正坐在那儿吃早餐。 今早吉祥罕见地没有早起做饭,从九岁那年就开始承担做饭、缝衣、洒扫等家务的她,除了...

吉祥静静地跪在她用以寄托心情的“安全屋四周

吉祥静静地跪在她用以寄托心情的“安全屋四周

眼看着杨夫人就走近了,李鱼情急智生,一把掩住了小丫头那没轻没重的小嘴巴,掩饰道:哎呀,二小姐唇角还有油渍哩,李大哥帮你擦擦! ************* 君生我未生 吉祥看了看坐在灯下...

袁尚有些受不来了,自己放弃了一次机会

袁尚有些受不来了,自己放弃了一次机会

羌胡人已经打败了马腾,下一步,当然就是要南下关中掠夺北地,冯诩等地了,现在,这些地盘可是刚刚到了袁尚的手里不久,竟然就要面临羌胡人的攻击,而且这刘和的大军可是还没...

到底是怎么回事!先生何处得来的消息

到底是怎么回事!先生何处得来的消息

快马加鞭,立即奔着潼关外冲了出去,一路向西,直奔华阳,这要是在潼关之后,第一座城池,但是并不是很大,黄巾想要拿下华阳也是易如反掌,袁尚也只是赶到那里休整,便要再度...